快捷搜索:

也不管刘丹同不同意

“刘丹,等一下,”正当刘丹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家门的时候,听到了邻居张阿姨的叫声。刘丹停下来,礼貌地到:“张阿姨,什么事啊?‘只见张阿姨高兴的道:“你被新华大学录取了,学校叫你去拿录取通知书呢。”刘丹习惯性地笑了笑,“谢谢阿姨,我等一下会去取。”张阿姨看着眼前笑得那么温柔的孩子,心里不由的埋怨老天,多好的孩子啊,自小就那么董事,那么惹人喜宽,老天啊,你为什么那么的残忍啊,让这样一个孩子这么小就失去天伦之乐。刘丹原来有一个温馨的家,他爸爸是一家大企业的车间主任,而他妈也是者企业的一个出纳员,由于父母两人收入都不错,而且夫妻一直十分恩爱,所以刘丹自小叫受到良好教育,成为所住小区内出名的好孩子。在刘丹高一的时候,一家人出去旅游,结果发生了车祸,刘丹父母当场死亡,而那酒后驾驶的司机畏罪潜逃。所以刘丹就成为了孤儿,靠着父母以前那五六万的积蓄,一直生活到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由于父母的从小培养,刘丹十分的坚强,靠着放学后的那段时间帮一家西餐厅洗碗,每个月下来,也至少能赚五六百。也基本维持生活了。刘丹成绩一直很好,所以学校一直不知道他是孤儿,而且他对同学一直很温和,但也没有深交的朋友,所以他的同学更不知道了。“你现在去取吧,完事后到我家吃饭,我叫小倩她爸做好吃的帮你庆贺一下。”“哦,谢谢阿姨,我这就去了。”刘丹告别张阿姨后,来到停车场里,骑上那辆半新旧的自行车去学校。一路上,他不断的想着怎么凑够钱去读大学。大学是一定要去的,因为刘丹知道这时父母的一个未了的心愿。但无论刘丹怎么省着钱,父母留下的钱还是不多了。努力的去打工吧,钱也不会多出多少,他毕竟还是个高中生,没人愿意高薪聘请他。看着街道两旁繁华的景象,刘丹心里一片迷茫。大概骑了10分钟左右,刘丹来到了学校,当他来到教务处时,已经有许多高三的毕业生来领取通知书的,其中不少是刘丹认识的,但由于都急着跟自己的亲朋好友分享快乐,所以都是点头而过。敲开教务处的门,看见还有几个学生还在老师说着笑着,原来是刘丹自己班的同学正跟班主任聊着今次的高考成绩。“啊,刘丹,你是吃了什么宝脑药,全校第一这宝座都给你夺到手。”说话的是一个长得胖胖的,鼻孔大大的一个男生,整个人看上去滑稽。他就是刘丹高中三年的同桌黄大明。“也没什么,就是鼻孔缩小了,所以就超常发挥了。”刘丹笑嘻嘻的说着。傍边的几人也哈哈大笑。黄大明刚上高一时很爱出风头,为了吸引别人注意,就表演杂技。结果没成功,橡皮吸到鼻孔里出不来,后来到医院里才弄出来,从那以后,黄大明的鼻孔一直又大又红的,成为同学之间的笑话。黄大明尴尬的说道:“老大,小的年说错了,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这时,其他的几个同学也来为刘丹道贺,刘丹都一一谢过了。等他们都闹够了,班主任就对刘丹说道:“刘丹啊,这次你考上新化大学,是我们学校的历年来的第一个,学校奖励你一些钱,算是鼓励你了。”说着从抽屉里递给刘丹一个厚厚的信封。拿到通知书跟老师同学告别后,刘丹直接来到张阿姨家。开门的是小倩那丫头。小倩原名周倩,在刘丹的学校读初二。由于刘家和周家一直来往密切,所以刘丹是看着周倩长大的,而周倩从小就跟刘丹闹贯了,所以开门见到刘丹后,就大声的对他说:“丹哥哥,你又来和我抢妈妈了。”刘丹父母去世后,张阿姨经常照顾他,所以每次见到刘丹来她家。她总是样来一句。然后就抱着刘丹的手,娇蛮的说:“我把妈妈分你一半了,你要周六带我去公园玩,好不好,好不好嘛。”对着这个可爱的妹妹,刘丹一向拿她没办法,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跟着周倩来到她家的饭厅,看到正在忙着的小倩她爸,“周叔叔,我来了。”“小丹,来了啊,先和小倩看会儿电视,马上好了。”“ye,丹哥哥,陪我打游戏去。”说完后,也不管刘丹同不同意,拉着他的手就往客厅走去。打了一会儿,张阿姨也回来了,就开始吃饭了。“刘丹啊,阿姨是看着你长大的,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马上就要去南城读书了,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小倩听到,马上惊呼起来:“去南城?丹哥哥真的考到新华大学拉?”刘丹看了看小倩,装可怜地对其他两人说道:“哎,枉我平时经常带你去玩,这个小丫头居然这么不关心我,连我靠到哪儿都不知道了,我好伤心啊,看来我要考虑一下周六还去不去公园玩了?”说完对着两人眨了眨眼。小倩急忙说道:“不是拉,不是拉, 网投棋牌网址我是舍不得丹哥哥去那么远上学才这样说的, pt视讯游戏官网”说着又对着她妈妈, pt电子游戏官网“妈妈也是一样, pt视讯游戏投注平台对不对?”她妈妈见她这么紧张,就笑着对她说,“傻丫头,你丹哥哥是逗你呢。”小丫头怀疑的看了下父母,又看一下刘丹,终于确定父母的话,嘟着嘴说:“坏哥哥,人家这么关心你,你还这样对人家。”对着这个自己自小疼爱的妹妹,刘丹一直都不想让她伤心难过,于是收买她说:“小倩,是丹哥哥不对,周六不但陪你去公园玩,还请你去麦当佬吃汉堡,好不好?”“我就知道丹哥哥对我最好了,”听刘丹这样一说,小倩马上高兴起来。这时小倩她爸举起酒杯对刘丹说:“小丹啊,来,周叔叔祝你在新华大学一切顺利。”吃过饭后,刘丹回到自己家,由于父母以前工作表现好,所以分到的两室一厅的房子。自从父母去世后,刘丹一直把房子收拾的和以前一样,算是对父母的一种怀念。洗过澡后,回到卧室,打开录取通知书看到新华大学那几个大字,心里不免一阵激动。新华大学可是全国顶尖的一流大学啊,其经济学,管理学可是世界闻名的,刘丹学的正是企业管理。还有一个信封,刘丹也打开一看,居然有8000元,这可不容易呵,刘丹读的这个高中出名了就是小气的,一个全国一等奖,别的学校都是3000元的,就他们的是1500元。要是让黄大明那几个家伙知道了,肯定眼睛发红了,刘丹自我陶醉的想。八千加上一万,第一年的学费是一万二,算是够了,其他的以后在说吧,刘丹是乐天派的性格掌门人,在他看来前途是美好的。一切完事后,刘丹又开始他每天雷打不动的练功之旅。他练的是刘家不知多少代祖先从一个深山里无意中得到的一本不知名的书,据说练完后,小成可以明目醒脑,大成就可以飞天遁地,无所不能。所以刘家家训第一条就是:“为我刘家子孙者,须练无名神功。”而这不知用什么材料写的本无名神功,经过了几百年,也被完好无缺的保存着。对于这本无名神功,在高一之前,刘丹是怀疑的,他老爸一直练了几十年,也没什么成效,不过在父母出事那段时间里,网上现金麻将棋牌游戏在大悲之下,刘丹在练功时居然发现有一冷一热的气流在丹田和胸口之间顺时针的环流着。过后那几天,刘丹发现自己的脑瓜子居然变聪明了,平时很难理解的高中数学和物理两本书他在两个小时内就看完了,而且牢牢的记在脑海里,这一发现,使得他更加努力的修炼起来。不但如此,每次打工回来后,他总会很疲惫,但只要把体内冷热两股气流循环几周,整个人也也就马上精神起来。这对刘丹说来,不就是一个免费的按摩师嘛。南城火车站。乘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刘丹终于来到了南城。刚下火车,刘丹看者眼前的繁华景象,心里不禁一阵激动,这毕竟是他要生活四年的地方啊。在火车站的外边,有新华大学的新生接待处。当刘丹到时,已经有十几个新生在那儿等着。其他那几个负责接待的,都是大二大三的老生门吧,服务得挺热情的,听着新生们问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时不时的发出笑声了来,说不定他们心里窃笑:自己当年也是这个样子,又有这么多无知少年踏上了不归路。再等一会儿,学校派来的接送车也到了,于是就上车到新华去了。刘丹交好各种费用,把行李搬到宿舍,天已经快黑了。又不是每钱给,干嘛一来就收钱,一点都不体谅一下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学生,虽然刘丹不是很累,但缴费时东转西转,也让他够烦的了。当刘丹来到c-402宿舍,已经有两人来了。看到刘丹进来,一个长的高高瘦瘦的男孩马上笑了起来:“兄弟,你也是这个宿舍的啊。”“我叫刘丹,以后多多关照。”刘丹笑了笑。高威不由低声咕噜:真是的,我又不是女人,笑得那么温柔干嘛。刘丹一直不知道,他的微笑,就像春风吹过,让人觉得非常的舒服,心里一片的平静,不然以他冷淡的处世为人方式,高中时那有那么多的朋友。“高威,19岁,不抽烟,会喝酒,还没女朋友,以后多多关照。”说完,两人不禁哈哈大笑。“小胖,新同学来了,出来一下。”高威对着里面喊了声。从里面走出来人,170cm左右的身材,有点胖,脸蛋圆圆的,整个看上去有点憨厚。“刘丹,这是刘磊成,和我同一个高中的。”高威为两人介绍起来了,“这是刘丹,我们宿舍的新成员。”“刘丹,叫我小胖就行了,我的朋友都是这么叫我的。”介绍完后,两人一起帮刘丹整理东西。刘丹东西不多,除了几套从家里带来的衣服外,就是学校发下来的棉被,蚊帐之类的东西。都都收拾好了,三人就坐在床上聊了起来,刘丹话不多,只是静静的听高威和黄磊成说笑,时不时的插上一句。他发现高威这人挺会作怪的,逗的他和黄磊成都不时的大笑,有时把老实的黄磊成逗得满脸通红。但这都是无伤大雅的玩笑,大家还是相处的挺开心的。天黑了。刘丹就说请两人出去吃饭。虽然钱已经不多了,但人家帮你收拾东西,说什么也要谢谢人家。在学校附近找了家饭店,点了三菜一汤,几瓶啤酒吃喝起来。刘丹还是第二次喝酒(第一次在张阿姨家喝了三口白酒就倒下了,足足睡了一天才醒来),啤酒酒精浓度不高,不过刘丹这次和了一杯脸就发红了。第二天,宿舍的最后一个人也到到了。张天,是南城本地人,穿着一身球服,一看就知道是个篮球爱好者,张天为人就像他的穿着,干脆而爽快,不到半天,就跟高威打成一片。为期一个月的军训开始了。以班为单位,分成一小队的一小队的。刘丹所在的班一共45个人,男生20人,女生25人,典型的阴盛阳衰。但这就给男生们创造的不少接近佳人的机会,平时休息的时候,男生们主动的为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添茶递水的,而高威和张天这两个小子更是高手之中的高手,已经使得四五个女生他们有说有笑的。刘丹虽然不像其他男生一样,但经过几天军训后,却是受瞩目的一位。原因无他,每次站军姿时,一站就一两个点,体质差点的男生站上半小时都已经受不了了,更何况女生们呢,而刘丹由于练了家传的无名神功,体质异于常人,站两个点根本不当一会事,连教官个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别人军训一天,早就累的爬怕也爬不动了,可他还可以用跑一百米的速度跑去饭堂打饭。更奇怪的是,军训了半个月,就算是女的也晒的黑不溜达的。他却跟来时一样白。弄得每次休息时,一群女生总是围着他要秘方。由于缺少和女生交流的经验,刘丹的脸了。这一情景,看得高威和张天的眼睛就像几天没睡过觉似的,通红通红的。恨不得跑过去对刘丹说:“老大,收我为徒吧。”这天下午,烈日当空,操场上仍在军训的学子们就像掉了一层皮似的。刘丹的军姿已经是站了一个点了,他想:反正站站着也是白站,不如练一下功吧。他以前练功都是在晚上,还从没在太阳底下练过呢,这一练可练出问题来了。他刚调动起体内那两股冷热气流,气流还像平时一样,在胸口和丹田两个地方顺时针的循环起来,可是,慢慢的,气流越来越快了,也越来越粗了,之后,还联合了起来,由两股气变成一股,这股气流就像发动机一样,高速的旋转着,路线也开始改变了,向着头部和脚部的方向转去,这一下,却让刘丹好不好受,他的经脉就像火烧过似的。他想叫,却叫不出来,他觉得身体有的膨胀,体内的气流冲得他越来越疼了,也越来月胀了,再这样下去,刘丹怀疑自己会胀成一块一块的的碎片了,在他就要晕过去的时候,只觉得身体一胀,体内的气流往各处的经脉一冲,刘丹蒙蒙隆隆的觉得身体好像变轻了,他好像听到高威喊了声老大…………….迷迷糊糊的,刘丹觉得一股暖洋洋的热气在他身体内流过,其他流过的地方,都像吃了人参果似的,舒服得让刘丹差点呻吟起来。周围静悄悄的,刘丹从迷糊中努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一片雪白的病房里。过了一会儿,进来一位穿着白大褂的美女,看上去挺年轻的:“我是你的学姐黄静,现在是你的床管医生。说着便非常仔细的帮刘丹检查身体。刘丹是在军训时晕倒的,送进来的时候还以为是中暑了,奇怪的是他的身体不但没发热,反而清清凉凉,肌肤润滑的像初生的baby,摸上去很舒服。黄静冰凉,柔软的小手触到刘丹的身体,感觉很舒服,有点稚气的想:不要停下来多好啊。“学姐,我进来多久了?”刘丹有点担心的问。“两天了,这几天你宿舍的几个人都来看过你了,不过你一直晕迷着。”黄静柔柔的声音使人听着挺舒服。“啊,我居然睡两天了,”刘丹有点不敢相信,在他看来,只不过是睡了舒服的一觉。“你觉得怎么样了,我帮你检查了几次了,都不觉得你身体有什么毛病啊?”黄静疑惑的得问。刘丹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在练气功,在这个现代社会中,这太不可思议了,但他有不想骗眼前温柔的医生。他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了……

  封面新闻 记者杜恩湖

原标题:Steam每日特惠:《时间之塔》新史低折扣活动开启

,,手机真人赌博游戏平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